分隔线
教师培训
  • 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师培训 > 校本培训 >
  • 收藏本页 | 打印 | 正文字号: | 关闭

    教师提问大有学问

    文章来自:lnjzedu.gov.cn 时间:2018-09-05

    近日,我在校内听课的过程中发现,一位教师执教《放飞蜻蜓》一课时,有这样几处教学提问的设计值得商榷。在板书课文标题时,该教师在写“蜻蜓”这一个词语时,故意将“蜓”写成了“蜒”,并由此向学生提问:“读了这个标题,你有什么疑问?”学生无人回答,接下来教师连续叫了三名学生,问了一些与课文内容相关的问题,比如:是谁放飞蜻蜓?为什么要放飞蜻蜓?这篇课文要告诉我们什么?十几分钟过去了,竟然没有一个学生发现老师在板书中留下的“埋伏”。教师只好自己点明,“蜓”和“蜒”的差异,让学生进行比较学习。在检查学生初读课文的效果时,读到第六自然段时,教师提问,这一段的开头,为什么要将陶行知称为“陶先生”?有的学生回答因为他是老师,有的回答过去对男性的称呼就是先生,有的回答这样表示对他的尊敬。对于学生的回答,教师都不置可否,便接着让学生继续读下面的课文。学生读完课文之后,教师问,在陶行之给孩子们的介绍中,你对蜻蜓有了哪些了解?停了大概二三十秒,看没有学生举手,该教师便让学生从蜻蜓吃什么、它的尾巴有什么作用、眼睛有什么特点这几个方面来介绍蜻蜓,可学生还是说得吞吞吐吐,一点也不流利。这是这堂课中任课教师的三次主要提问。从中,我们不难发现,该教师在设计课堂提问之前,对学生情况考虑不足,随意性较大,仿佛在为提问而提问,没有充分发挥循序渐进引导学生思考的提问功能。

    具体而言,上述课堂提问设计可从几个方面改进。

    其一,提问的问题指向应明晰。教师提出的问题要有明确的价值,比如针对文本主旨深入探寻的问题,或者针对文章表达形式的问题、感悟文本情感的问题,等等。一方面,不能问得碎,问得散,另一方面,也要注意提问时,不要让学生产生歧义,跑题,浪费课堂讨论。例如,上述课堂上教师故意写错课文标题,这本来应是一眼就能发现的问题,但教师的提问,却将学生的思路带到字词之外的内容问题,这说明教师提问的方式让学生有了误解。同时这样的问题设计与文本学习重点也不一致,造成学生学习精力的分散。

    其二,提问应有思维含金量。教师在提问时,要注意立足文本,引导学生做“思维体操”。但同时也应考虑学生的语文学习需要,不提偏题、怪题。在上述案例中,教师提问“为什么要将陶行知称为‘陶先生’”,这一问题不能唤起学生深入文本进行学习的需求,也不能帮助学生加深对课文人物的认识。有关先生的称谓,涉及的只是知识性问题,虽然让学生进行了思考,但学生思维含金量却非常低下。只有明确每一个问题对学生学习的实际意义,让学生思维的“列车”沿着抵向文本深处的“轨道”行驶,课堂学习才会走向高效。

    其三,提问之后要留一定的思考时间给学生。课堂上学生听到教师的问题后,需要先思考一下,然后进行语言组织,再举手回答,这需要一定的时间。如果教师的问题具有一定难度,学生还要仔细地阅读文本相关内容,寻找相关联的回答要点,这就需要更长的时间,所以,教师提问后,一定要留给学生充分的思考时间。以上案例中,提第三个问题时,一开始没有学生举手,教师就急于给学生提示,这是过分心急的表现。其次,课堂提问还要注意恰当的时机。很多时候,学生不能回答,或是回答不正确,只是因为他们对于文本的理解程度还没有达到。大部分学生读了一遍课文,无法概括出其中的核心要点,此时要让学生说出课文所讲的有关蜻蜓的知识,此种提问时间点可以说是不太合适的。如果学生读过两遍课文之后,教师再提问,效果就会好一些。

    其四,提问需要适度开放,不应成为答案单一的“设问”。单一的提问方式,局限于文本自身的提问路径,让课堂教学气氛沉闷,也让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和学习兴趣受到一定程度的压抑。与文本相关的问题内容是必需的,但除此之外,如果换一个视角,给学生一定的自由空间,不但能激活学生参与学习的主动性,也可以让课堂变得更加灵活。以上案例中,教师提的三个问题,给学生可以发挥的空间并不大。如果一堂课中都是这样的问题,那语文学习就会逐渐失去对于学生的吸引力。如果换成这样的问题:课堂中,陶行知先生有一些很了不起的地方,你们能发现吗?再如,文中的翠贞之所以最后放了蜻蜓,肯定有原因,你能说出一些吗?这样的问题虽然也是立足于文本,但有了一定的开放空间,有助于学生更加积极地思考,也能刺激学生的学习兴趣。(作者单位: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新城花园小学)

    《中国教育报》2018年09月05日第10版 版名:课程周刊·教师成长
      
      来源:中国教育新闻网
      

    调用分隔线,此处不显示

    加入收藏 | 打印 | 回页首 | 关闭